∞電影《人神之間》(Des hommes et des dieux)。圖片來源:https://goo.gl/pj2n5v

 

靈魂的協奏,我思與我行。
自始,人即以個體的精神歷險、宗教生活,政治中的權力關係,跳脫單純的物質性與身體性,在反覆不斷的思索與辯證中推進。
一股只源於個體內在體驗的精神力量,深埋在每個人心中,我們怎麼說也說不清楚,只能會意,只有在某個特殊被感召的時刻,與祂靈魂相通,在社會、生活中,這股力量同時讓我們心靈抽離,同時又讓我們的身體貼近現實,脫凡入聖,在這一來一回的過程中,人最終確立了自己的姿態。
“偉大的靈魂協奏,始終是藝術家意猶未竟的沉思,如果精神不再游牧,我們是否不再感到孤單?”
劉宗榮的在人面前;羅展鵬的在靈之中;石晉華的修行之煉,藝術家分別以不同的精神歷險,藉由創作,表現對於生命體悟與關照的深刻沉思。

 

❖ 《如鏡 The Mirror of Love》劉宗榮 個展

∞圖片來源:Galerie F&F

Galerie F&F 2017.7.8-7.29
台北市中正區師大路206號1樓
展覽訊息請進

 

在這檔展覽中,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藝術家特別將作品區分為「入世」&「出世」兩個不同區塊,雖然在圖像的”外顯性狀”上非常不同,卻在精神上同源。在踏入展場時,我們首先看到幾幅宛如殉道者、沉思者之姿的男子,展現著強大的精神凝鍊,帶有一種疏離卻崇高的特殊感受;走到旁邊以及看到二樓的作品,宗榮則換了一種說話方式,將赤裸的社會實貌,透過藝術的形式語言,激發觀者的感受與反思。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像我們表象看到的這麼美好,他說:「藝術得必須是真誠如鏡一般,方可照映出一切的真實,就待我們如何面對藝術所帶來的真實。」
事實上宗榮始終是非常「入世」的,他自身透過關懷弱勢族群、各種社會運動的參與、藝術教育以及創作的生活。這些實際的「現實社會」參與經驗,使他的作品散發出一股獨特赤裸的溫暖,藝術是甚麼?藝術的影響力又能達到什麼樣的程度呢?我們不斷的從中反思、成長「對我而言,肉體的苦痛與折磨是一時的,而精神的磨難與折騰則是積累的;從不斷積累中,卻可能招引迸裂……。藝術家企圖透過藝術創作引藉出精神的磨難與折騰」在現實社會中,許多人的痛與真實處境,又何嘗不是隱藏在美好的外衣之後呢?宗榮透過作品的精神,期待世界能夠更美好的憧憬,也用圖像的暗示,帶領觀者反思真實世界的赤裸殘酷。「因為藝術應當是真誠如鏡一般。」始終重要的是人,是一個人在面對其他人的時候,他的態度與如何重新認識自己的方式。

 

 

❖ 《墨嵐》羅展鵬 個展

∞圖片來源:大觀藝術空間

大觀藝術空間 2017.6.17-7.30
台北市敬業二路69巷16號
展覽訊息請進

 

睽違了三年舉辦新個展的羅展鵬,在這一次的「墨嵐」可說在創作脈絡上延續了他多年前,於柏林、洛杉磯兩次駐村所創作的「人間草紙」的系列開源,並深化注入新的能量,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這樣的轉變,一來自創作上使用複合水墨的技法進行創作,二來自一股強大的精神信仰凝鍊,找尋到人性與神性的交會時刻。其實選用何種媒材,一直不是甚麼太大的問題,多數觀者會看到羅展鵬在創作技術上的高超極致,但不管在使用油畫亦或是水墨、色彩或黑白,重要的永遠是那些跳脫材料物質性的意念,藝術家希望的是能夠透過這一個個面孔,讓觀者穿透進畫布,感受這些人物心靈深處的靈魂脈動,而這個脈動究竟想說些甚麼呢?依然脫不開自創作伊始,他所非常注重的「時代心靈共相」─ 我們這一代人對這世界的所思、所想、所感。如果說,整個畫布是一個面孔的整體,在「面孔之中」觀者特別可以從「氣的聚散」與「墨的道勁」,感受到那些模糊與抽象的東西,在留白與未說盡之處顯得清晰,如何透過面向祂而彰顯大音希聲的深刻,即是如同一個人乘著輕舟,伴著時間之流與鼓譟之心,不知不覺飄臨湖中央,發現靈魂的脈動與救贖,來自轉念一瞬的靜觀。透過筆墨重生,在「靈」的感召下,這些作品在面孔之外,有了全新的識別。

 

❖ 《兩樹一山》石晉華 個展

∞圖片來源:耿畫廊

耿畫廊 2017.7.8-9.10
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548巷15號2F
展覽訊息請進

 

「如果一個人每一天在同一個時刻,都能做同樣一件事,就像儀式一樣,不變地、有系統地去做,世界就會改變。」 —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犧牲》。也許有些人跟筆者一樣,開始關注到石晉華的創作,是來自他「走筆」系列的行為創作,例如2015年藝術家於高美館大廳進行的「走鉛筆的人」創作計畫(https://goo.gl/i8R6Em)更是引發藝文圈與各界的關注。本次於耿畫廊展開的個展《兩樹一山》特別聚焦於修行的心路實踐,在西方的「篤行」與東方的「朝聖」交融之下,石晉華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修練法門,透過藝術的啟動與刻印,來讓這些私密的、個人性的內涵能與觀者分享。這次的展覽是藝術家心中醞釀多年計畫的實現,自1987年石晉華看了俄國導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的《犧牲》後,電影中的小男孩與枯樹的畫面,一直在他心中盤旋不去。於是他以這棵《犧牲樹》所表徵的寓意,探索個人生命的意義與解答,以鉛筆狂暴的在紙本上刻劃、細膩畫了一遍最後卻以橡皮擦去留下痕跡、最後樹終於冒出了嫩芽,活過來了!構成了 《犧牲樹 I、II、III》三部曲,其中又以父親於海邊拾獲所收集的石頭,呼應著電影中父親帶著兒子在海邊種樹的情景,並暗示著生命的延續與傳遞。《犧牲樹》之後,另一棵樹,來自石晉華於加州大學留學期間,在庭院中發現的一棵樹,他在這棵樹上每日做瑜珈壓腿的動作,並記錄下來作成作品,後來他發現有一根大鐵釘深插在樹上,拔不出來,進而體悟那棵樹也如同自己,如身體中的疾病,無法拔除只能與之一同成長。透過這兩棵樹與《岡仁波齊峰轉山》的走筆,構成了這檔《兩樹一山》展覽。觀者可從石晉華的作品中,感受到一股如修行者般的專注,那專注的即是作品的力量所在與感人之處,由身體與心神的永恆對話,體悟生命之流,本在於不斷的實踐與耗盡的過程中,散射巨大的光波。

 

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
火星麋鹿

Latest posts by 火星麋鹿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