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空間,一個場所,透過圖像文獻,回溯一段燦爛時光,我們說這是對「史」的回顧,更重要的是,能夠起到連結美術史脈絡與圖像演變的重要意義。

此次北師美術館開展的「日本近代洋画大展」由日本19世紀晚期至20世紀初的美術風格演變、學院內外的對抗,再回看台灣近代美術創作的萌芽與初次接受西方媒材的探索,產生許多有趣的參照。
這是一個在台灣,先由日本美術史來看的「外史」,再回到台灣美術史,以及美術教育發展「本史」的溯源,彼此息息相關,綿延而至,足使觀者透過展覽脈絡梳理,有一個更全面的認識。
日本開始接觸西洋繪畫的機緣,最早可追溯至江戶時代後期的《蘭學》(らんがく)(指當時荷蘭人傳入日本的學術、文化、技術等內容的統稱),以及安政三年(1856年)設立的《蕃書調所》(洋書調所 ばんしょしらべしょ),針對西學的研究機構。1867年明治天皇登基後,體認日本與歐美現代社會巨大的差異,開始發展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組織等全方位的改革。這些改革包括文化藝術的學習,開始聘請海外畫師進入日本教學西畫,其中義大利巴比松畫派的豐塔內西(Antonio Fontanesi 1818-1882),來日教授了西洋的透視、素描與寫實繪畫技法,啟發了第一代日本西畫家如小山正太郎(1857-1916)、五姓田義松(1855-1915)、山本芳翠(1850-1906)等,以及本次展出日本第二代西畫家,他們的老師-法國人拉斐爾‧柯倫(Raphael Collin 1850-1916),透過後進學子的留學、海歸、研究與發酵,逐漸在日本本土建立屬於自己的近代繪畫系統。

∞拉斐爾‧柯倫作品

 

▍繼承與學院風格

經西方油畫家引入的西洋藝術,開啟了日本近代繪畫的新視野,於是第二代留學海歸的日本畫家,透過教學與學院設立的畫科,正式將油畫納入正規體系,以及日本藝術史的發展脈絡。
19世紀晚期至20世紀這個時間點,正值西方繪畫觀念重大變革的里程碑,印象派與強調”傳統、秩序、理想觀念”的學院派分庭抗禮,也許是受民族性的影響,日本人並未由於印象派對繪畫構成方法的顛覆,就捨棄了學院寫實對於精確造型的掌握,而是兼融兩者形成獨特的「外光寫實主義」,有印象派對光線與色彩關係的思考,也有學院寫實的理智美與唯美氛圍。
以此建立所謂日本「正統」的學院風格,首先以黑田清輝(1866-1924)、藤島武二(1867-1943)、和田英作(1874-1959)、久米桂一郎(1866-1934)、岡田三郎助(1869-1939)等人為代表,黑田清輝帶有清晰與素描感的作品,以及日本式的生活情景(和服、女子等),確立了風格的基本雛形;藤島武二運用浪漫的色彩勾畫光波粼粼的閃耀日常,有種融合浪漫主義與日本膠彩畫的味道;久米桂一郎&岡田三郎助則轉進對風景的興致,透過外光點筆,捕捉行旅所見的明媚風光。在展覽的二樓起始區域,引領大家看到的是日本正式接納西方藝術系統時,把它作為科學的研究態度,內化到自己的文化脈絡中。

∞黑田清輝作品

∞藤島武二(左)、和田英作(右)作品

 

▍「二科會、獨立美術學院」與現代藝術

正如19世紀巴黎曾出現反對官方沙龍的風格徵選制度,在體制外產生的「落選展」,一個藝術企圖壟斷藝術話語權與自由,必促成另外一股生命力的產生。由黑田清輝等人主導的官方「文展」,帶有點自我解嘲意味的「二科會」以及後創立的「獨立美術學會」由梅原龍三郎(1888-1986)、安井曾太郎(1888-1955)、萬鐵五郎(1885-1927)、坂本繁二郎(1882-1969)等人,各有迴異的風格,其中大家最耳熟能詳的藤田嗣治(1886-1968)在這檔展覽很難得的展出5件真跡精品。這時期,正好這些相繼前往歐洲取經與精進的日本畫家,貼近的正是20世紀現代藝術的潮流,表現主義、野獸派、立體派、超現實主義,以及相約在狡兔酒吧(Lapin Agile)大談藝術理念的巴黎畫派(School of Paris)藝術家們,他們代表的是,意志的解放與個體的訴求,將繪畫的靈活自由風氣,帶回日本,引起巨大的震撼。因此在他們的作品中,”不一致性”恐怕是對藝術精神最高的讚美。

∞藤田嗣治作品

∞安井曾太郎作品

∞梅原龍三郎(左)、坂本繁二郎(右)作品

 

▍啟發、水彩與台灣美術教育

台灣正式接觸西方藝術與油畫技法,由日治時期開始,石川欽一郎(1871-1945),大家一定不陌生,透過教學與引薦,影響台灣的畫家有陳澄波(1895-1947)、藍蔭鼎(1903-1979)、洪瑞麟(1912-1996)、李石樵(1908-1995)、李梅樹(1902-1983)、陳植棋(1906-1931)等為數不少的台灣第一代西畫家。水彩與素描,在西方傳統藝術創作中,通常被視為大尺幅油畫創作前的”小稿”,帶有試驗與對物象進行初步觀察的味道,其中英國水彩(例如:泰納Turner、康斯塔伯Constable )的紀實風格,最初影響了這批日本水彩畫家(於B1展廳展出),後來的寫生與即興筆調則是印象派帶來的重要觀念,石川帶領學生走向鄉間野嶺,透過畫筆認識自己的家鄉,激起了這批台灣畫家對於本土意識的情感、讚嘆,原來藝術的題材可以如此地貼近生活。石川第一次來台期間(1971-1945)組成的「洋畫研究所-紫瀾會」,以及第二次來台,鼓勵學生成立的「七星畫會」,並透過交流,帶來日本藝術家的作品讓學子觀摩,對台灣近代美術教育影響巨大。在B1展廳,觀者看到的正是這些交流展覽的日本畫家-大下藤次郎(1870-1911)、三宅克己(1874-1954) 、丸山晚霞(1867-1942)、石井柏亭(1882-1958)等人的水彩作品。由這些日本西畫前輩,一窺台灣美術教育的開端。

∞石井柏亭(左)、丸山晚霞(右)作品

∞石川欽一郎作品

 

由2F-3F再到B1的展廳,各個時期清晰的分野,由寫實到表現,由油畫的凝重再到水彩的淡雅,可看到近現代藝術史的在橫向與西方19-20世紀藝術潮流的搭接,又可在縱深發展上,看到一種媒材,如何透過文化與差異,產生東洋風格的油畫作品,再參照台灣美術教育的發端,觀看日本&台灣藝術史脈絡,有一個更完整的認識。

 

日本近代洋画大展
2017.10.7-2018.1.7
MoNTUE北師美術館(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
展覽訊息請進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