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國立臺灣美術館

《2050未來簡史》的展覽景觀,從阿塔利觀點的絲路九大核心城市論述,延續到現今世界局勢推展到往後的五大浪潮,帶給觀眾一檔既現實又帶著神秘感的展覽。

 

余政達 《世界中的世界四:旗幟》、《世界中的世界一:地圖》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在上一回的介紹中,我們特別以一種有形的結構與型態,例如:人與環境的關係、社會性的面向,介紹幾了位藝術家的作品。接下來我們要以較為軟性的文化與意識形態、精神性的交互影響的面向,介紹接下來的作品。

一方面我們可說,在某種意義上,當代藝術「史的概念」是被打破的,"議題之外的當代藝術作品,是難以生存的。",因為當代藝術始終貼近現實,如先前藝術潮流的更迭,可嗅得些預兆,當代藝術會終結,會走到一個截斷嗎?

也許這個終結,並不是傳統意義的"終結了",不是走向下坡,而是走向上坡,不是被窮盡了,而是包納了更多的東西!,更多的內容、更多的主義,鎔鑄在一起,也是由於所謂被社會化得很習慣的當代藝術,與現實世界的距離太近了 ,以致於我們根本難以察覺它的生滅,它們就如即時新聞般,成為日益平凡的世外物。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一)、(二)見上篇「2050未來簡史」 (上) – 集體的耦合

(三) 科技與生物想像

法國哲學家尚˙布希亞(Jean Baudrillard)在其著作《象徵交換與死亡》中的著名論點,提出了人類圖像傳播從古典到當代,他們之間不同的目的取向與性質,

其中發展的第三階段「模擬」(simulation)的擬像,以一種幻覺(虛擬影像)的形式出現,以設計好的程式或軟體,投射生產出虛擬的存在,例如數位電影的超現實場景,建築的3D建模、VR虛擬實境等,布希亞稱我們這個時代為「過度真實的」(l’hyperréel)的時代,也就是說事物存在的本質與表象的區分已逐漸模糊,導致於人類的認知,產生新的課題。

黃贊倫《安妮》 / 崔旴嵐《烏邦努司─雌體》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順著101展覽室由右繞至左的展間尾聲,我們首先抬頭看到崔旴嵐的《烏邦努司─雌體》一個被創造出來的仿生機械生物,盤旋上空。藝術家解釋到:「烏拉努斯 意指 “城市的戀人”, 雌體會直接吸收城市的能量,有著像花的形體,釋放所吸收的能量時,會展開如花葉片的身體」,挾帶著超級機器人、AI的話題,崔旴嵐的作品是對未來世界與”未來生物學”的想像。

;鄰近出口處,在玻璃展室櫃中的”類人類”,是黃贊倫的作品《安妮》,藝術家指稱,在以往的人類文化中,神話與超自然等物,透過藝術或者圖像、塑像等等來擴展人們的想像空間。而今天的局面完全不同,科技的虛擬影像技術,仿生機器人等新穎的”再造真實”,以假可亂真的姿態,使人們對於虛擬與真實的界定開始混淆,科技的創造不再需要現實物的藍本(指物質性的),而是以概念創造全新的認知實體,也因此,人從帶有空間感的想像,直接被拉入了類真實的情境中,黃贊倫提出的是”所示”與”所見”的反思。

 

(四) 歷史的匯流與撞擊

走到102展覽室,時間軸宛如被拉回了幾世紀之前,大航海時代、絲路之旅以及東西方文化的交匯處,因此我們看到如描繪荷蘭商船的古典油畫作品《船舶在浪濤洶湧的海面上》(Ludolf BAKHUIZEN作品)、中國唐三彩《三彩騎馬俑》、比利時古墓出土的《戒指-銀幣戒指》,也有艾未未、楊茂林、梅丁衍等亞洲藝術家,以其歷史文化脈絡做思索的作品,串起整個一個由點走向面的歷史過程。

梅丁衍 《天佑中華》

∞圖片來源:翻拍自《2050未來簡史》展覽畫冊

楊茂林《熱蘭遮紀事》

∞圖片來源:翻拍自《2050未來簡史》展覽畫冊

 

在這一個展廳,由一個歷史輪廓做開端,爬梳文明的歷程與異文化的對話,例如人類的征途由絲路的陸路行走,接著透過海上霸權的擴張,加速了彼此撞擊、交流產生的發展,其中衍生的殖民、貨幣、經濟、政治與文化主體的問題。楊茂林的作品《熱蘭遮紀事》選用當時的荷蘭總督與鄭成功,並置兩個頭像,分別象徵著在這座島嶼上不同的政權更替,註記台灣的歷史。;梅丁衍的作品《天佑中華》,則更直接的指涉台灣歷史中,政權與文化多元疊合的狀態,命名帶有揶揄與憧憬的情感,提出的是關於主體、自主性,封閉與開放認知的思考。「歷史對台灣人民來說,似乎注定是一種集體悲情記憶」藝術家如是說。

羅懿君《熱帶蒐藏》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艾未未《茶磚》

∞圖片來源:翻拍自《2050未來簡史》展覽畫冊

艾未未作品《茶磚》將雲南產出的普洱茶,堆砌50x50cm的正方體,以形式語言銜接美國1960-70年代風行的極簡主義藝術(Minimal Art)的概念脈絡(盡量消彌創作者在作品中投射的主觀意念,以物體最本質、最單純的基本構成型態,呈現在觀者面前,任其客觀解讀。)呈現的是軟的文化內涵(茶作為象徵某種中國傳統文化),如何透過硬的文化形式((藝術概念、表現性、物質、幾何、造型),來產生傳統與當代、在地與外緣等雙向度的連結。

 

徐震 《永生》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最後在這一個主題中,我們回看一開始順著參觀路徑經過的邊廊,中國藝術家徐震的作品 《永生》,藉由東西方經典範式:菩薩像&維納斯,點出兩種不同文化,帶有原初性的理想文化內涵,以帶有戲謔與挑戰禮教的斷頭接合法,直接象徵的是東西方文化的碰撞、滲透與流動,潛移默化的影響成當今的生活與歷史。在一種反物理的設定中,騰空的雕像組合,帶出了造型的創新。

 

(五) 文化的覆寫與政治

葉謹睿 《我的個資 = 我的蒙德里安》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張夏翡《我超想念妳的,妳根本無法想像我有多想妳,妳永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請別忘記我啊<3 <3》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珍妮・霍爾澤《珍珠的真理與生存》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同樣以文字呈現作品的張夏翡&珍妮・霍爾澤(Jenny HOLZER),通採以文字傳達表達概念,正巧一則是以向公眾投射內容為目的,另一則的來源則是個人的心情抒發。珍妮・霍爾澤(Jenny HOLZER)作品《珍珠的真理與生存》首次將原英文的內容翻譯成中文作創作,以一種格言與警語式的短句,錯落在五個LED板上跑馬燈,這些詞句乍看無所關連,卻可任由觀者拼組詞句,產生新的解讀與意義,表徵的是文字的表達與解讀、在社會中所能夠介入的力量與影響力。;張夏翡作品《我超想念妳的,妳根本無法想像我有多想妳,妳永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請別忘記我啊<3 <3》,這句情話聽起來有點青澀,又有點浪漫。但背後來自一個可怕的事件:一個16歲少女殺害朋友在個人推特上寫下的文字。在觀者不知情的情況下,文字帶來的想像空間,以及實情的悖反,兩者之間產生的反差,隱約地揭示,當代網路社群,圖像與文字以達到某種目的功能性,卻不見得要符合真實。

 

馬克‧奈比爾(Mark NAPIER) 《網路旗幟:旗幟的十年》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莎拉‧拉赫巴爾(Sara RAHBAR)作品《旗幟 #10》

∞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莎拉‧拉赫巴爾(Sara RAHBAR)作品《旗幟 #10》直接的回應美國與中東國家之間政治問題,採用真正的美國國旗,於上面縫上各種異國布料與裝飾,不同元素在上面的疊加除了美感,也隱約的透出暴力(如隱藏在旗幟上緣的一排子彈),一如繁盛強大外表下的美帝,在合理化自身的擴張下,是否壓制了其他民的文化與主體呢? ;馬克‧奈比爾(Mark NAPIER)的作品,同樣以重組旗幟的概念出發,《網路旗幟:旗幟的十年》由一個特定網站發起活動,造訪者可自由繪製、修改、重組各國旗幟,重組了2002至2012年共兩萬三千張圖片而成,透過圖像符號,演示了每一個個體的意識形態、身分認同觀念之間的不同,也透過覆蓋與重組的變化,透露某種政治結構,及其國族文化識別。

兩種對於抽象知識的解讀,英國古典哲學-培根與當代宇宙學家-霍金

∞圖片來源:https://zh.wikipedia.org/wiki/ 弗蘭西斯·培根&霍金

2050年設點,不是像瑪雅2012年末日預言的命定說、也沒有如基督宗教千禧年天堂降臨的期待,人以自身的科技、文化與奇想,推向遙想的遠方,從已知中啟發未知。 阿塔利在書裡,最後語帶反思的說到:「這正是歷史知識的矛盾。知識如果不能改變行為,就沒有用處。但知識一但改變行為,本身立刻就失去意義。我們擁有越多數據,對歷史了解越深入,歷史的軌跡就改變得越快,我們的知識也過得越快。」,古典經驗論哲學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那句經典名言「Knowledge is Power」知識就是力量,主張人類透過抽象觀念與知識的狀大,如何駕馭現實世界。

當代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在《大設計》書中的第一頁則宣稱「哲學已死」,表達這個鰲佔西方知識最高點的科學,以形而上學與概念演繹的認知世界方法,已經過時,在當代則應將這份認識世界的任務,轉交給物理學家。

當然霍金的言論,或許多少有些來自對哲學的偏見,但也不全說錯,正好符應了阿塔利說的「知識一但改變行為,本身立刻就失去意義。」,知識透過人的行為改變某些事情,就立即超脫了概念與知識無關,成為事實,最後更變成一種我們人與物、人與人、集體與集體、一種互動機制,一種模式,它就自個成為它自身,不在與這種主觀的知識能動性產生關連,在當代的世界裡:如互聯網、社群與科技的擴張,會走到什麼樣的境地,沒有人可以預測,但也正因如此,人類在世界的探索,永遠無法窮盡,也永遠這麼迷人。

 

 

國立台灣美術館

2018/03/24 – 2018/06/03

101-102 展覽室

臺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https://event.culture.tw/NTMOFA/portal/Registration/C0103MAction?actId=80032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