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1

電影世界裡,絕少偶然與巧合,視覺所及都是安排與設計的結果。

電影世界裡的影像絕少意外與偶然,絕大部份都是刻意的安排或經營,最新007電影《空降危機(Skyfall)》裡總共出現了四幅畫,展現了導演Sam Mendes透過圖像來說故事的能力,關鍵在於讀者接受到訊息時,讀懂了潛藏的深意。

過去的007總是習慣出入聲色場合,從夜總會到賭場都是他常去獵取情報或執行任務的地點,你很難想像他會出入藝廊,有閒情來看名畫,《空降危機》就帶給大家兩次驚喜。

第一次是他到了國家畫廊(the National Gallery),正襟危坐地坐在椅子上看畫,第一個鏡頭在他身後帶出了兩幅畫,分別是十八世紀畫家Joseph Wright of Derby 1768年的作品《氣泵里的鳥實驗(An 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重點在於顯現工業革命初期人們從科學實驗中了解更多人生真相的故事;另外一幅則是Thomas Gainsborough在1768年完成的作品《(The Morning Walk)》,描寫的是新婚的William Hallett夫婦的幸福富裕人生。

007-2

由於男主角龐德根本沒注意這兩幅畫,只是背景,所以知其名,卻不必去深究其意,重點在於龐德眼前讓他駐足停留的是那一幅畫?答案是英國國寶水彩畫家透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1839年的作品《The Fighting Temeraire Tugged to Her Last Berth to be Broken Up , 1838》,那是一艘役齡已滿的老式戰艦被拖船拖回船塢,即將拆除報廢。是的,身心受創的龐德正在復健中,他的際遇與狀態是不是像極了這艘行將退役的戰艦?即使曾經功在國家,一旦老朽無用了,也只能黯然退場,以畫況人,還真有三分淒涼,難怪龐德的軍需官Q此時即時進場,加了一句「落井下石」的註解:「我總覺得有些感傷,戰艦老了被拖去拆解,時間的宿命啊,你不覺得嗎?你看到了什麼?」

電影中人都懂得這幅畫的名稱與內涵,所以語多機鋒,偏偏多數影迷都只能驚鴻一瞥,能知畫名即已有不易,又如何能拆解了悟畫後的深意?「龐德老矣,應否退役?」一直就是《天降危機》的主題論述,讓鮮少看畫的龐德去看畫,從畫廊裡與軍需官會面,當然是極其刻意的安排(以往都在MI6的實驗室中),導演Sam Mendes透過名畫丟出的問號,就看影迷是否有心,以及肯否用去見招拆招了。

007-3

夠用功的影迷或許會從畫家透納加註的詩名中更能體會此畫的深意,與導演的用心:「The flag which braved the battle and the breeze, No longer owns he/曾經在戰役和風中耀武揚威的旗幟,已經不再飄揚。」

第二幅另有深意的畫出現在上海的暗殺行動中,那是義大利名畫家莫迪里尼亞(Modigliani)的「搖扇的女人(Woman with a Fan)」,這幅畫在2010年的五月之前還高掛在法國現代美術館中,後來被竊賊闖入,連同畢卡索等人的畫作在內,一共有五幅失竊,價值一億歐元,後來警方找到嫌犯,卻找不回畫作,據說是竊賊先把畫藏在垃圾桶內,結果被當成垃圾給處理掉了。這種說法誰肯相信?

《空降危機》也沒買法國警方的賬,直接透過畫作在上海現身,告訴大家:「畫還在,正在等待買家出手。」買家是中國人,正在看畫時,卻遭到狙擊手從後方射殺,慘劇是慘劇,這場看畫喪命記卻點出了中國富商有錢,成了匪徒銷贜的新去處,從文明觀點來看,不啻是在消遣多金的中國暴發戶。

007-4

問題在於有多少人看懂這幅畫的「幕後新聞點」?讀懂了導演蛇鼠一窩的暗喻呢?

我用007史上最有深度的作品來形容《空降危機》的用力之深,這兩幅畫應是另外一個具體佐証了。

 

文章轉載自「藍色電影夢」http://4bluestones.biz/mtblog/2012/11/post-2550.html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藍 祖蔚
從小在西門町長大,得空就去看電影,迷死了電影。 一度,因緣湊巧,進入中央電影公司擔任製片部經理,拍了林正盛導演的「美麗在唱歌」(得到東京影展女主角獎)和蔡明亮導演的「河流」(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 目前,得空時在教育電台主持「藍色電影院」。不管工作如何異動,對電影的熱情依舊在文字和聲音的工作中持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