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h-1

外行的美術設計,會讓場景變得像是包裝紙,內行的美術總監卻懂得用美術來呼應劇情。

保羅.麥格根(Paul McGuigan)執導的《移動城市(Push)》,其實不是爛片,只是吃虧在劇情不知所云。

最重要的是電影的美學風格與成就,讓《移動城市》跳脫了好萊塢式的唐人街框架,還原到香港本色的擁擠、俗豔與陰暗。

不少好萊塢電影都選擇在香港拍攝,但是偏多浮光掠影式地走馬看花,偏好偏見式地用擁擠與嘈雜來襯顯現香港的塵囂,用燈紅酒綠來書寫香港的印像,如果《移動城市》還是搬用昔日偏見模式來處理香港場景,那就真的一無可觀了。

還好,《移動城市》的導演找到了香港出生的設計師陳思勤(Second Chan)與好萊塢已經頗有名氣的Michael Norman Wong共同出任美術總監,精準掌握了香港情調底蘊,拍出色彩斑斕,風格濃郁的精彩好戲(雖然不時可見《花樣年華》、《省港旗兵》、《香港製造》和《金雞》等經典港片的精華,卻處理得中規中矩,就算是拼盤,也拼得香味四溢了)。

為什麼要到香港拍攝?這是《移動城市》必需回答的第一個問題。

我的理解是:「大隱隱於市」。

男主角克里斯·伊凡(Chris Evans)飾演的尼克是一位具有隔空移物特異功能的「異人」,他目睹父親遭強權害死,無能抵抗,所以潛居到龍蛇雜混的香港,希望就此隱姓埋名過一生,但是父親生前就曾經預言會有一位帶花女子找上他,他一定要全力配合,才能報得血悔深仇。

Chris Evans stars in Summit Entertainment's action- thriller PUSH.

但是尼克深知自己心有餘,力不足,不想螳臂擋車,從美國潛居香港是流放天涯之意,也希望藉著香港城市的百味雜陳,能夠抵擋「聞一知十」的靈嗅者(SNIFFS)萬里追蹤,那也是他唯一能夠苟全性命於亂世的自保之道了。

問題在於命運早已選定了他,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因此他一開始還是只能在香港街頭賭博為生,偏偏卻已經積欠一屁股賭債的小混混,他的隔空移物本事只有在家練習時,勉強靈驗,真要上陣就完全失靈了,連骼子都使喚不了,其他的刀槍就甭提了。

這種類似韋小寶性格的痞子能夠成就什麼大事業?他自己都不相信,但是能夠預視未來的凱西(由達科塔·芬妮/Dakota Fanning飾演)卻相信他就是預言中改變所有命運的關鍵人物。

Push-3

於是從尼克返家開始,特異功能部隊就開始登堂入室,翻箱倒櫃尋找蛛絲馬跡,那就是香港鴿子籠式住宅區風情的美妙再生,早已入境隨俗的他,就真的能夠適應那種窩居人生,強烈的視覺震撼,傳達了極有說服力的美學建構。

從亡命開始,尼克與凱西跑遍了香港的魚市場攤位、餐廳茶樓、旅館套房和神佛道壇,每一場戲都不再是傳統好萊塢式的唐人街偏見,而是活生生,港味十足的港式風情,有了陳思勤等在地美術設計的導航,《移動世界》因此在花色繽紛的異世界中完成了色彩豐富,花色飽滿的視覺包裝。面對香港風情畫的場景,每一場戲其實都有著「港片總複習」的效果,你開始會去思考導演最愛的香港導演究竟是王家衛?陳果?麥當雄?還是陳可辛?

Push-4

最重要的是,香港雖然只是特異功能人世隱居的異世界,但是這批特異功能人士喧賓奪主的追殺與逃竄,相對於香港人而言,何嘗不是異世界怪人的入侵?特異功能人士在特異國度中血拚,文化場景與劇情主題因此號形成了有趣的對比。

不到香港拍片,《移動世界》也許就呈現不出那麼豐富的異世界意像了;到了香港拍片,《移動世界》更用老到又俐落的標準鏡頭,向世人炫耀老外也可能是識途老馬,用異文化來論述異世界,風格鮮明的美術世界,就這樣建構了一部電影的浪漫基調。

文章轉載自藍祖蔚「藍色電影夢」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藍 祖蔚
從小在西門町長大,得空就去看電影,迷死了電影。 一度,因緣湊巧,進入中央電影公司擔任製片部經理,拍了林正盛導演的「美麗在唱歌」(得到東京影展女主角獎)和蔡明亮導演的「河流」(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 目前,得空時在教育電台主持「藍色電影院」。不管工作如何異動,對電影的熱情依舊在文字和聲音的工作中持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