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l1

日本藝術家宮島達男Time Waterfall。自晚間7點至10點,「Time Waterfall」將持續將數字1到9的光影,投射在九龍環球貿易廣場(International Commerce Centre)的牆上。 圖片來源: www.artsy.net

basel2

印尼藝術家 Tintin Wulia 於公共區域的作品 Five Tonnes of Homes and Other Understories。藝術家經長達一年的準備,對香港中環紙皮回收這一微型經濟網絡進行觀察,以廢棄紙箱象徵全球經濟網絡的物質消費與快速流通。圖片來源: gettyimages

basel3

IMG_9735-horz

◆ 韓國藝術家 金光榮Chun Kwang Young 作品Aggregation-15-NV069

 

來自瑞士歷史悠久的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從1970開辦以來,已邁入第46屆,此次是在香港舉辦的第三屆,展示出國際當代藝術博覽會的視野、範式與高水準。當然所謂的「高水準」,在某方面無疑是一種主觀判定的觀感。

在今天的的國際社會中,國家藝術發展的成熟度逐漸成為進步化的一種指標,能否角逐國際社會,取決於能否與“國際趣味”接軌,間接的關係到國家是否能在國際社會上具有影響力。當然這種指標某方面仍取決於長久以來-西方中心主義(Eurocentrism)所訂定的遊戲規則。

 

basel5

普普藝術宗師-安迪沃荷 Andy Warhol 作品 Mao 毛澤東

 

藝術生態隨著”世界平行化”的趨勢發展,除了拍賣市場,國際大型藝術博覽會逐漸成為了另一塊藝術品流通重要的平台。從以往“單點不動,人動”的畫廊經營模式,畫廊無法再像以往一樣鎖定在內陸自給自足的藝術市場,門市型的畫廊經營逐漸形成如LV等的國際品牌經營(早在多年前眾多歐美的藝廊便這樣做了)。各個國家紛紛成立新的博覽會,亞洲的印度博覽會India Art Fair,東南亞的菲律賓博覽會Art Fair Philippines,南美洲的阿根廷博覽會,再到遠一點的中東杜拜博覽會Art Dubai 阿布達比博覽會Abu Dhabi Art Fair,目的正是希望可以與國際當代藝術接軌,並且帶動人流與藝品的流通,當然最可觀的還是巨大的金流效益。著名的世界畫廊深晦國際型藝術博覽會的影響力,經驗老道的藏家也會到這個地方尋覓優秀的作品,或許這樣的集合式的展示方式,對他們來說更加的便利性與能夠帶來意外的驚喜。

 

basel6

菲律賓藝術家 Roberto Chabe 於公共空間的裝置作品 Cargo and Decoy。作品以藝術家經歷的二次大戰親身經歷,在他那一代的人不時要抬頭仰望天空,時刻擔憂戰鬥機將炸彈的投下,選用塗繪藍色的膠合板象徵著「重建」「仰望天空」,作品標題顯示對南太平洋船貨的崇拜,因為在南太平洋島民眼中,船貨是歐洲人和美國人權力與財富的來源。

 

此次2016 Hong Kong ART Basel於香港會議展覽中心舉行,共分為1F 3F兩個展區 , 來自35個國家及地區,共239家藝廊參與,台灣有9間畫廊參展,其玟畫廊、誠品畫廊、大未來林舍畫廊、就在藝術空間、索卡藝術中心、耿畫廊、TKG+、百藝畫廊、尊彩藝術中心。

也許是受到國際經濟景氣低迷的影響,今年香港Basel博覽會,整體看下來還是平面作品居多,裝置、觀念、錄像等類型的作品相對的少了一點。觀念、裝置,這種需要觀者花多些時間佇留、反芻、思索的作品,也通常是較不容易銷售的作品,畫廊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與觀者對話、疏理脈絡,在景氣低迷的背景下,畫廊的經營者在時間與金錢賽跑的展覽會中,相對還是持保留的態度,這在近兩年2014、2015的Art Taipei 也可以隱約感受到這樣的氛圍。

 

basel7

藝術家Jaume Plensa 的大理石雕作品 Laura Asia , Paula Europe , Mar Asia

 

就當代藝術的觀念來講,歐美等西方的藝術發展,還是走在亞洲前面,這個前面指的是前衛性、接受度與開闊性,單就Art Taipei 平面作品來看,具像Figural art或者說寫實等傳統表現形式 的作品還是佔一定的比例,但在今年的香港Art Basel 很明顯的可以觀察到非常多的藝廊都帶來相對抽象以及材質表現的作品,提供了更開闊與多元的審美趣味。

 

basel8

中國藝術家 馬思博 Ma Sibo 作品 A Day, Within A Day

 

筆者在上文所提及「高水準」國際藝術博覽會,指標來自於它的豐富性(作品分類的層次多樣化)與作品本身的精采度,就筆者來看,此次香港Basel作品大略可分為三大類,當代(Contemporary) 大師(Master) 以及經典(Classic)的作品。

目前在Art Taipei台北藝博的作品比較難見到經典及美術館級的作品,比較是從現代藝術的大師作品橫跨到當代,並且大師(Master)的作品仍然是比較取決於泛亞洲地區的二戰後藝術大師( 朱德群Zao Wou-Ki 趙無極Chu Teh-Chun 草間彌生Kusama Yayoi等等),我們所熟悉的作品。

 

basel9

以金屬片結合背景圖紋的錯視作品

basel10

美術史上極重要的裝置藝術家 白南準Nam June Paik 作品TV Cello以演唱會、音樂會影片,組裝成大提琴的裝置作品。

 

當代(Contemporary)指的是現行的活躍的藝術家,大師(Master)指的是非常重要,廣受推崇的藝術明星(達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 村上隆Murakami Takashi 李禹煥Lee Ufan 白髮一雄Kazuo Shiraga等等),經典(Classic)則是美術館級的作品,藝術家則是已經是美術史中非常耀眼的星星了(傑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 盧齊歐 封塔那Lucio Fontana、莫朗迪Morandi、布朗庫西Brancusi 等等),三項的作品類型達到等量齊觀的驚人豐富度。

後兩項大師與經典作品,數量的多寡直接影響到此屆博覽會的水準高低,也可以直接的表示有非常多高水準的國際大畫廊參展 ( 因為大師級與美術館級的作品動輒幾千萬甚至會到億元,要有相當的實力才有可能擁有這樣的作品)。因此當一個博覽會有很多種層次的作品,它就可以形成一個健全的藝術系統,橫跨20-21世紀近當代美術史的發展,另一方面也就必然的可以滿足小、中、大藏家的需求。滿足觀眾的視覺饗宴,你可以看得到現行當代藝術家的觀念的發展、流行品味,與各種不同的作品表現方式,亦可以看得到美術史中經典大師的作品。從不同的面向與脈絡中去豐富自己的視覺經驗。

 

IMG_1443-horz

分別以彩色吸管與紙卷扎針完成的作品。藝術家 Francesca Pasquali – Hk skycrapers & Jane Lee – Coiling I

 

香港因其歷史,是個很早就與西方國際社會接軌的世界金融中心,作為亞洲與歐美國家的中繼站,它有這樣的多元與流通的優勢。「今日香港明日台灣」雖然指的是一種社會氛圍與國際社會局勢的呼疾口號,但或許在藝術發展上,這會是一個正面的態度,與很好的借鏡機會,不是一昧的信奉西方中心主義,但持續保持開放性與多元整合,是邁向國際化的一個重要內涵,也是台灣內部現行各地叢開的各種博覽會,龐雜而分散焦點,急需集中火力整合發展的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
火星麋鹿

Latest posts by 火星麋鹿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