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傑作 來自年輕無畏的壯遊!」(There is always a journey behind greatness.)

「2016臺北美術獎」作為一個官辦的美術館獎項,以徵選的方式,鼓勵優秀的創作者,以符應時代精神與題旨為目標,選拔出當代中最具代表性的藝術新秀,對藝術人來講,這獎項可說是年度最重要的獎項之一。
以「臺北獎」與「高雄獎」,在南北各據一方鰲頭,能夠獲獎者,便意味著一種卓越頂尖&年度代表藝術家的象徵意味。
本次2016臺北獎得獎的藝術家共有12位,他們是:許喬彥、陳泓綸、劉致宏、王佩瑄、黨若洪、王鼎曄、簡志峰、陳呈毓、陳依純、莊培鑫、魏澤、杜珮詩。
表現媒材從平面繪畫、物件雕塑、後設概念錄像、科技藝術,再到空間裝置等等,每位藝術家都以獨特的視角與處理手法,展現台灣新一代當代藝術家多元的表現面貌。

∞許喬彥《像風一樣》

許喬彥的作品,是觀者進入展場第一個遇見的,枯樹錯落有致的倒長在空中,大片布幕的遮掩,帶給了我們許多來自遠方與隱藏在背後的神祕想像,布幕有藍與綠色淡彩的點綴,自由的飄動,帶出了來自風的訊息,記憶的姿態。
喬彥的作品素材單純,沒有太多看起來多餘的干擾,幾個主要物件就勾勒起整個視覺的印象。一種輕鬆、淡淡的感覺,給人宛如進入森林的印象,感到心曠神怡的同時,自己也慢慢的進入到這個空間的情境中,自然只是靜靜的待在那裡,近乎無言,人反倒從這樣靜下心的沉澱中,開始蔓生了思索與感懷。《像風一樣》表達一種回歸單純的內在憧憬,透露出都市人對遠離城囂的渴望,現實與理想棲所的參照觀想,在風中飄盪,隨著時間與記憶不斷延伸,帶領我們旋向未知的遠方。

∞劉致宏《索引三則》

“印記”,是劉致宏在這三組作品中貫穿給人的感覺,從文字詩句、裝置,在到圖像的解讀與再詮釋,概念都在某一個瞬間截點中產生意義、確立出來,這話怎麼說呢?外牆作品〈尋人啟事〉以"大布局小框框"確立了一種簡練高雅的氣質,小框框內裁剪出了某種特定對象的模糊輪廓,是對於人、事、時、地、物的影像印記,以微弱的線索,讓觀者自行透過圖像資訊,進行個人經驗與記憶上的重組。
我們走到內側,看到一個光束裝置,名為〈藍色的刺痛的愛〉的巨大捕蚊燈,透過光束吸引蚊蟲奔向死亡,以聲響對這種瞬間的死亡作為印記,這種死亡似乎揭示了生物行為與行為後果的一種因果關係?轉向背後看到一則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戀人絮語》的詩句「被分割的身體」,再看到一個以文物陳列櫃展示的紙本"仿詩作"作品 〈十四行詩〉,將生命「屍體」化作文字「詩體」的轉化過程,讓人產生非常奇妙的視覺經驗,產生對於「閱讀」過程的再思考。

∞陳泓綸《引道與分隔》

“親愛的,你不能夠越線哦! ” 社會有種可愛制約功能,這個功能決定了我們今天的文明模型,限制我們的思想與行為規範,遵守規定的人會被稱讚為「文明人」,這其中有種政治權力與控制模式的關係,陳泓綸藉由物件的重新排列與配置,例如排成陣列的,將原先普通的絨布置換成毛茸茸圍欄,與後方防盜感應門,這些物暗示了某一種制約與規範的模式結構,提醒觀者去察覺,去感受,去看到這些日常物件背後所代表的意義,從而思索自我與社會化之間的微妙關係。

∞王佩瑄《星塵之作:世界中心的異外想像》

星塵 / 點點繁星,代表著許許多多的「個人」,在世界中,國與國之間穿梭成為了「外來者」與「移動者」。藝術家王佩瑄以香港作為她實地考察與計劃推行的地點,藉由採訪多位來這裡工作、移民、尋求庇護等等不同原因的人們,探討這些許許多多的「移動者」,他們的內在狀態,兩地域的故事譜寫,他者與永遠的流浪等等議題與想法,之間微妙的關係。作品呈現主要分為三個部分,現成物裝置、採訪影片、文字與速寫紀錄。現成物的部分,有意的將眾多物件拼組成帶有某種溫馨感受的公園,鋼梁、臺階、鞦韆、塑膠袋、生活用品與泥漿,模擬了一種印象,這種印象代表一種微弱的熟悉感,採訪影片與文字速寫,則邀請觀者說說他們的故事,請他們試著描繪可以代表這種熟悉感的一個記憶中的物件,談談它們,讓文字、影像、物件,組織成一幅完整的移動星圖。王佩瑄相信,場域雖然讓外來與本地,產生不同的情感與認同問題,但卻無法將人「框限」在某一個空間中,人的身體與人性始終是活躍的,在多元的混雜的世界與社群組織中,重新思考,他方與我方之間的獨特互動狀態。

∞王鼎曄《若林純子》

「若林純子」是大時代背景下的代表人物之一,王鼎曄以特殊的"後天紀錄片"(歷史回溯)的拍攝手法,佐以旁白,描述一位出生於滿洲國的日本女孩,在日本戰敗後,先後嫁給了中國富豪子弟,最後以「王玲」這個名字逃至臺灣生活,與日本的家人失去了聯繫,終其一生感到自己是個異鄉人,隨著浪潮去到了不同的地方。她從來沒有忘記「若林純子」這個名字,這個名字證明了她自己來自何方,證明了她的身分與存在。王鼎曄藉由後天紀錄片的形式,重新建構了一個小人物的文本,小人物引導出家庭、家族、大時代背景與集體的記憶,用一個故事切片,勾勒整個歷史的背景。

∞魏澤《Negraille 黑鬼》

魏澤的作品,在暗室中,被聚光燈打得閃閃發光,這些文件,有一種紀念式的文獻陳列之感。一句在牆面上艾梅・塞澤爾寫下的 「任何種族都不能壟斷美、智慧和力量」,首先為這組作品標識出了一個基本態度,賽澤爾是法國殖民地馬提尼克出身的黑人詩人,他的背景與這句話,帶有某種控訴的意味。魏澤的作品從一種細微的訊息,揭示一種權力結構下的觀看視角,取用展覽的這些”明信片”,不是一般的明信片,背後的來源,原來是在1906/1922年法國舉辦殖民地展覽中的展覽明信片,直接的體現了殖民者對於被殖民者那種上對下的權力視角,魏澤引艾梅・塞澤爾與相關紀錄,從殖民的從屬關係,梳理這種不平等關係,如何的影響我們對於其他民族的認知方式,至今這種認知方式與既定印象仍持續留在我們的意識中,不斷的產生影響。

 

我們(下)集繼續品讀傑作!
“傑作,藏匿在背景中閃閃發光,從未知的起點接受挑展。”

2016臺北美術獎 (下) – 邁進的夢與奇特際遇

2016 臺北美術獎
臺北市立美術館 – 地下樓 D – E – F
展覽日期: 2016/12/20 – 2017/3/19
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
火星麋鹿

Latest posts by 火星麋鹿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