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置Installation

我一直覺得,不只飛蛾會撲火,人似乎也有某種隱隱約約的趨光性,奔向那明知不可及的燿燿火光,人還會對"光"的狀態,加上許多描述與想像,讓它與超自然的信仰概念結合,諸如古早的巫術、神祕主義,上帝的全能等等。2F的這組韓國藝術家林珉旭(Minouk Lim)的作品,讓觀者如同飛蛾會撲火般,向光源吸引了過去,黑暗的空間,透過窗外映照玻璃進來的紅色光線,讓整個空間充滿既神祕又帶有儀式感的氛圍。

g2

∞《假設的承諾_洞穴The Promise of lf_Cave》

以洞穴的概念,延伸出人的內在空間(精神與感受)與外在空間(場所、洞窟與祭壇)的關係,讓個體、群體、自然神靈聯結在一起,對於未知的恐懼與探索、便是人類信仰、巫術與形上學的起源…
其中多件《便攜式守護》系列作品是林珉旭2009就開始發展的創作,運用諸多原始部落的羽毛、杖、骨骸、石、木,搭配現代的工業製品:如假髮、金屬鋼板、塑膠扇片、石蠟、環氧樹脂等,這些現代化的物件,重新被賦予角色扮演的功能,表達古今的信仰與歷史時間軸的疊合。
遠古的洞穴,通常索居於囂塵之外的深林或曠野,在那裏,思想與信仰開始發酵!我們甚至可以想像:現代的洞穴在哪裡呢?其實就是每個人自己的房間,藏身密集的大廈公寓中,如畫家的小天地與學者的書房。藝術家藉由這組作品,激起觀者的想像力,也回想在遠古的那段科學不發達的日子,人們是如何藉由"內在空間"敬仰天地神靈,那種精神上的純粹、內在寧靜,對我們現代人來講,這種單純的觀想經驗似乎越來越稀少了?

g3

∞ “意念賦予它們相似的屬性,歷史配給它們等份的自由"

 

攝影 Photography

g4

在此次的台北雙年展中,有幾位藝術家以靜態攝影的方式呈現,這些攝影作品比起其他運用錄像、裝置、複合展式的作品相對的靜態與沉默許多,一方面是來自於攝影師運用紀實攝影的拍攝手法紀錄影像,另一方是黑白影像帶來的凝聚力與安靜,可以帶給觀者更多的想像空間。
在1F最裡面的展廳,策展人特別安排了獨立空間,呈現了一組桑圖・莫弗肯(Santu Mofokeng)的攝影作品,藝術家解釋到他是以「攝影故事集Photographic essay」來進行創作,以南非的地景、農村、宗教儀式、人民生活的片斷與日常,一方面展示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問題下,這個地方與這片土地的景貌;另一面藉由這些攝影的"實地檔案",透過影像的表相延伸至精神與觀念的探索,涉入到文學、哲學、社會學、神秘象徵、語詞概念轉化的另一層意義思考。這也是"攝影故事集"與"紀實攝影"通常較強調傷痛影像的紀錄的不同之處。
藝術家提供給觀者一種以讀故事的心情,理解這一幀幀的影像背後的故事與另一個世界。 南非,那廣大之地,土地、人民與遙遠的懸念。

g5

∞桑圖・莫弗肯(Santu Mofokeng)作品

g6

∞賴易志《那些隱匿的風景 The Concealed Landscape》

2F走道上的這組作品《那些隱匿的風景 The Concealed Landscape 》,帶有點詩意與繪畫感,是賴易志的影像作品,乍看這些白雪靄靄、薄霧繚繞的作品,是抒情的風景詩?實則是賴易志的觀念攝影,這些隱隱約約的山丘,是工業廢棄物與都市殘渣堆砌而成的,記錄了雲林六輕石化工業區的週遭環境的居民生活。賴易志藉由詩意的影像,提出問題:無限循環的物質生產與經濟消費,究竟要帶來多少的代價與犧牲,最終真的能帶給我們更好的生活嗎?

 

建築 Architecture

人類賦予建築各種功能,最早的時候它單純的提供了庇護場所,現在他成了景觀-人造的自然。「建築即構築」的觀念,其實陪伴著都市發展走了好一段時間,對於當今的人們來講,建築的新意義是:「建立連結」也就是不再劃出一個空間強調是"屬人"的領域,而是讓這個空間,融入周遭的空間(環境、自然、社群、國家) 讓場域、空間、人、形成一種更為緊密的狀態。
此次台北雙年展,揀選了幾個代表性的建築計劃,在整個看展經驗中是非常獨特的,擴大了藝術展覽所囊括的類型範疇與涉及面向,有了更積極的社會介入意義。
1F後方展區的走道,《旺莫利萬與新高棉建築》(Vann Molyvann and The New Khmer Architecture ),是1953年柬埔寨脫離法國殖民統治,1956起時任王子西哈努克委託留法建築師旺莫利萬Vann Molyvann規劃設計的一系列大型公共建築項目,旺莫利萬的貢獻與建築公共項目,形成柬埔寨邁向現代社會的重要基礎。
在此區展示的是,以"建築項目"作為檔案的文獻資料,除了紀念這位偉大的建築師,這些建築檔案也見證了柬埔寨從被殖民的農業國家,邁入現代化都市的重要里程。

g8

∞旺莫利萬(Vann Molyvann)建築作品

g9

∞彼得・弗力德爾(Peter Friedl) 作品

在進一步走道展廳內,有一組可愛的建築模型作品,是彼得・弗力德爾(Peter Friedl) 的建築計劃《安置Rehousing》,這些縮小比例的建築模型,都是住宅建築,例如:《海德格》是德國著名哲學家馬丁・海德格在德國南部黑森林的山區的小屋;《穹頂》是反文化社群1965於南科羅拉多州短暫居住的「空降城」(Drop City) 建築。觀者可從這10件建築模型的展示,看到每一個地域政策與文化發展下,建築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它們的故事。

 

繪畫 Painting

在2F展區,也有展示幾件令人驚艷的繪畫作品,這些作品描繪城市與城市之外的野趣風光,那些閃逝瞬間的記憶、生活所見,這些作品展現了在展場瀰漫著龐大的議題敘事之外的一種個人的、抒情式的繪畫情調。

g10

∞法蘭西斯・阿里斯 (Francis Alÿs) 作品

g11

∞台灣藝術家 劉志宏 (Chi-hhung LIU)作品

 

後記

綜觀來看,本次《2016台北雙年展 – 當下檔案・未來系譜》挑選各地表性的事件檔案,回應命題中"當下"&"未來"的兩個向度的討論,其中展覽的規劃是以挑選世界各地在地的代表事件,與藝術家的所見所聞,企圖描繪現代社會發展與歷史時期的時間波段,由檔案事件所勾勒建構起歷史的本身,過去的人所經歷的衝突與矛盾,或許問題還是沒有得到完美的結局,今日我們仍持續經歷,但過去與未來、我們與他們,同樣是這世界圖景的見證者。
這些題旨大多觸及了:反公權力迫害(社會抗爭)、國家與社會關係、文化的對話與文化殖民、政治與身份認同等等,並且希望打破美術館單點討論、展示“視覺藝術”的格局,希望以「提供對話的機會與態度,探討美術館和當代藝術於現今社會的角色,重新思索『展示的權力』(the Power of Display),深化美術館漫遊於知識體系間的觸媒角色。」(策展人論述) 因此給筆者的感覺,並不同於先前參觀美術館的經驗,這些作品給人了一種呈現“事件發生簿”的切身感覺,將當代藝術家的使命回歸到一種反應人們真實處境的時代精神。

2016台北雙年展的展覽規劃,雖然主題明確,在各個挑選的優秀作品中也充分的體現了問題討論的內容,但整體看下來,以點綴的在地零星事件展示,總讓人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一方面在於零星事件仍只是代表某一地域的特殊性,對觀者來說若非此時此地的參與者,較難以感同身受,要覺察近代社會發展的局勢氛圍、普遍遭遇與意識形態,則必須要從看完這整場展覽而去感受。我們或許可以思考,檔案的呈現與引發問題的討論,藝術除了靜態檔案與文獻資料的呈現,能否有一種更貼近觀者的互動方式,引起觀者更深的共鳴而融入其中呢?

 

台北市立美術館
2016/09/10–2017/02/05
臺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三段181號
展覽訊息請進

 

延伸閱讀 2016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未來系譜 (上)

 

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