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下半年,在台灣是個雙年展群雄爭艷的時節,「台北雙年展」、「台灣雙年展」、「大台北雙年展」、「關渡雙年展」等等,當然"群雄爭豔"的這種講法有兩層意義,一則是時常觀者就字面意思解讀的「競逐」,筆者則解讀成另一種,這是另闢一種「可能性的”撞擊”」,為台灣藝術界注入新鮮的活力。
台中國美館「台灣雙年展 一座島嶼的可能性」,與北美館舉辦的「台北雙年展-當下檔案 未來系譜」,正好形成了一組鮮明有趣的敘事方式:「國際回歸在地 vs 在地邁向國際」的兩種不同敘事主位的順序鋪陳,將當代藝術中的"在地意圖"放到了一個更公共性的模式中(大型藝術展覽),被觀看、被討論、被賞味。

∞藝術家 Akibo設計。圖片來源:滅火器 Fire EX.(滅火器樂團)官方臉書

這兩年在這塊土地上發生了許多事,「台灣的主體性」,又再度的被提出來檢視,從默認的共識,逐漸浮現為具體的行動, 由滅火器樂團主唱的,2014太陽花學運的主題曲「島嶼天光」不僅獲得了26屆金曲獎殊榮,也在第14任總統就職典禮播放,翻開這首歌曲的創作過程,正巧本展的策展人吳達坤與藝術家陳敬元,也參與了歌曲的策劃。
在各方面來看,台灣的主體意識,對全部的人來講,不只是一種憧憬了,而更要讓它變成一種具體的實踐方針,是每個生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關心的事情。歌曲結語唱著:「勇敢的台灣人」,是我們每個人衷心盼望的。

國美館在此時定調本屆的雙年展「台灣雙年展 一座島嶼的可能性」正好符應了近幾年台灣社會瀰漫的主體意識與未來期許。
台灣藝術的主體,文化觀與特殊性,透過展覽演示,勾起討論與反思。

(一)材質與記憶

首先在這一次的展覽規劃上,公共展區所挑選的立體作品,策展人特別揀選的都是具有強烈材質特質的作品,大致也類分為天然材料&工業材料的兩種屬性。
一進門我們所看到的一幢"竹屋"是林鴻文的作品〈在未知的時光廊道出入〉,以竹子、聲音與廊道,營造獨特的仿自然感知。在狹長的廊道中走動,偶爾必須要側身或是縮肩行走,當肩膀碰到竹子時,產生了不經意卻細微的感覺,藝術家想要表達一種藉由身體碰觸,產生感知,進而體察人與自然宇宙維妙關係的狀態,生命不斷穿梭在時光中,交織成為一個整體。

∞林鴻文作品。圖片來源:https://goo.gl/xfJqjj

接著往回看,我們看到在遠處遙相望的兩個像是黃金海芋併接的作品,是林介文的《出口》,兩個開口向度,向外延伸,結合原民太魯閣族的傳統織物,是她埋入作品中的手作溫度,那一股溫柔,是織女們集體的共同編織記憶,作品傳達的,也是對傳統文化在當代範疇中的表現,進行再思考的可能。

∞林介文《出口》。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林介文在後方的另一組作品《我是女人》在創作敘述中介文提到:「過了三十歲之後,我強烈地感受到我是女人…一個是屬於族群的,一個是屬於個人的 / 我大量運用並結合現成物與織品,用勾針和回收的毛衣,結合傳統編織的兩種不同的技法來塑形。…我喜歡以強烈的視覺來呈現時間感,因為我認為將時間轉換成作品,最接近原始的人類本能。」
以回收再利用的織物構成平面作品,帶有某種繪畫性的抽象趣味,提供了一種對於原民傳統與女性主義,與對於質料與空間的觸覺記憶。

∞林介文《我是女人》。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延續著觸覺的感知,往前跨一步,我們看到了徐永旭在通道上一系列陶雕作品,或者更進一步說,不應該只是單純用「陶雕」或「陶藝」來解讀徐永旭的作品,而是「意念陶雕」,這些看似脆弱的泥片支撐起如蜂巢又像是落葉集合的巨大量體,是徐永旭緩慢捏塑出來的抽象雕塑。徐永旭的作品,藉由「量體的辯證」,如輕、薄、沉、厚、透等,以往給人厚實感覺的陶土在他的作品中,羽化為輕薄帶有空氣感的片片纖維,化約為抽象純粹的精神實體,另一方面透過繁瑣的勞動與燒製,徐永旭透過這個過程將自我的意識、生命的認知、與對世界的應驗,透過創作與作品對話、與自我對話、也透過作品突顯生命宇宙的奧妙。

∞徐永旭作品。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在戶外展區最熱門的互動作品,莫過於王德瑜的氣囊作品《No.88》,充氣的氣囊,時而鼓動時而陷落,好像會呼吸一樣,邀請觀者進到氣囊內,體驗一種失去平衡的與抽離現實的奇異感受,觀者置身在氣囊中感受被包覆,看著若隱若現的外部世界,卻被隔離著,在這一刻短暫的隔離中,宛如一切時間靜止了,聽著氣囊充氣聲,緩緩的、徐徐的,感知器官在這一刻被放大,感受敏銳而沉靜的單純。與稍早介紹的林介文作品《出口》,同樣是邀請觀者置入藝術家所創造的特殊空間,卻是另外一種不同的氛圍與獨特感受。

∞王德瑜《No.88》。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進到了102展室,我們首先看到是陳松志兩組不同時期的精彩作品 《無題2016》、《別境-航》,兩組不同時期的作品雖然使用的素材不同,疑!再仔細看一下吧!觀者還是可以從作品的細節中,找到一點有趣的關聯性。這個關聯性是兩組作品皆有所使用的材料”雜誌內頁”,作品《別境-航》將揉成團的雜誌紙填塞至棉襪中,膨起的棉襪宛如一雙雙小船,在一片片剪裁的碎布與地毯上,行駛中,宛如遊走於邊界與界限之中,但行駛的目的地,卻是沒有明確方向的。

∞陳松志《別境-航》。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作品《無題2016》則是以抓著的水袋與揉成團的雜誌紙,在板子上擦過,印刷紙的油墨在板子上留下軌跡,象徵著許多事物曾經發生過,卻不曾真正的留下來。陳松志用印刷紙與雜誌內頁,代表著某種曾經使用過、有作用的東西,如今卻「失效」的東西,代表著某種集體記憶,在時空中不斷的消失又不斷的再建構。陳松志提到 :「我們的生活中埋藏著許多清晰卻總是難言清楚的邊界,我的創作建構在這樣的基礎上,從殘存的生活片段中勾勒出是非難明甚或一體兩面的邊線。」在這個過程中,時空不斷的持續推進,因此思考才成為可能。關於時間、關於記憶、關於物質與我們的情感,陳松志以材質的隱微象徵,乍看毫無關聯的東西,卻在意識上連接在一起,要觀者細細體驗。

∞陳松志《無題2016》。圖片來源:火星麋鹿攝

 

國立台灣美術館
展期:2016/9/10-2017/2/5
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展覽訊息請進

 

還有下集喔 台灣雙年展 一座島嶼的可能性 (下)

歡這篇文章嗎!?歡迎免費下載我們的App『sayART』
每天一起Say Art  讓心與腦同時為藝術High起來!

下載請點我

 

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火星麋鹿

火星麋鹿

來自火星的台灣麋鹿~ 小時候曾經夢想過當作家與哲學家,後來誤打誤撞就走上藝術的道路,對各種不同領域的新奇事物都很感興趣,平時喜歡寫寫稿子&繪畫創作,希望有一天能夠成為稱霸火星的超級大濕 (( 誤。 喜歡建築師路康Louis I. Kahn 、挪威藝術家納德盧姆Odd Nerdrum與存在主義文學家卡繆Albert Camus&杜斯妥也夫斯基Dostoevsky。期望在這裡與大家分享,關於藝術與生活與在火星上的一點心情趣事唷。
火星麋鹿

Latest posts by 火星麋鹿 (see all)